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乐发的会计家园

会计之乐!和则同鸣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金庸 我看倪匡(十二)  

2013-11-02 11:13:25|  分类: 金庸赏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片马天空《金庸 我看倪匡(十二)》

倚天屠龙记

《倚天屠龙记》的主角是“明教”。金庸在《倚天》的著作上,有了新的突破,明教人物众多,一个一个介绍出场,直到六大派围攻光明顶,才总其成,其间过程繁复,头绪万千,但是一点点写出来,一个个出场,有条不紊,组织结构之佳,在任何小说中,皆属罕见。能看到这样,已经是空前绝后了,但金庸还不心足,像是有意在考验自己的创作能力,将一个重要人物,明教的光明右使,留在最后出场,石破天惊,叫读者不禁这样想:金庸的创作才能,究竟有没有尽头?

《倚天》中的明教,比《书剑恩仇录》中的红花会,高出不知凡几,是金庸创作的又一高峰,因为在写成功明教的同时,他写成功了张无忌。形成了群戏中有个体、个体和群戏结合的最佳范例。从《倚天》开始,金庸武侠小说的想像力更丰富,丰富的想像力,像大海中的巨浪一样,汹涌澎湃而来,一个巨浪接一个巨浪。这种想象力趋向丰富、大胆的结果,才孕育了他下一部浩淼不可方物的巨著《天龙八部》。

《倚天》是金庸作品更趋向浪漫、趋向超凡不羁的转捩之作,这可以从金庸作品在《倚天》之后又奔向另一高峰得到证明。《倚天》写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,全是暗峰,写阳顶天的夫人,更是暗笔之中,另有曲笔,著墨不多,但阳夫人的委婉凄苦,已令人心向下沉,各位读友千万请注意这位阳夫人。

《倚天》主题曲的明教经文: “焚我残躯,熊熊圣火。生亦何欢,死亦何夺?为善除恶,能光明教,喜乐悲愁,皆归尘土。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,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!”在光明顶,要消灭明教的武当大侠,听了之后,不禁感叹:“……他们不念自己身死,却在怜悯众人,那实在是大仁大勇的胸襟啊!”这是全书的主旨,金庸通过了《倚天》,将这个主旨表现得极透彻。

《倚天》最无可奈何的是结局。大仁大勇的胸襟,落在朱元璋这样的野心家手中,就像魔术师有了道具一样,喝一声:“变!”就变成个权术的基础。金庸无法改变这种事实,只好让张无忌去替赵明(敏)画眉。大仁大勇的胸襟,敌不过奸诈权术,真是造化弄人,莫可如何。

《倚天》中有一大段朱长龄为了要得到屠龙刀,不惜毁弃全家的情节。论小说情节是中,之为达到某一目的而进行的深谋远虑的阴谋,可称无出其右。这一大段情节,看得人气喘不过来,隐隐约约,觉得那是一个阴谋,但是却又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阴谋!读者尚且如此,何况是入世不深的张无忌,自然非中计不可!朱长龄的大阴谋终于暴露,是张无忌无意之中听到了朱长龄父女之间的对话,所以起疑。这样的安排,和朱长龄苦心设计的阴谋对比,是一个败笔。金庸既然安排了这样天衣无缝的一个大阴谋,应该更安排极其巧妙的破绽,让张无忌去揭露。偷听谈话而导致阴谋败露,是浪费了这个阴谋的设计,可惜,可惜。

殷素素自杀之际,在张无忌的耳际讲了几句话:“孩子,你大了之后,要提防女人骗你,越是好看的女人,越会骗人。”这是全书中最不可解之处。

说这话的是殷素素,自己就是一个美女,她何尝骗过张翠山,非但不曾编过张翠山,且和张翠山一起死。如果说,这是为了小说的结构反照日后张无忌被朱小姐骗,被周芷若骗,那么,赵敏不美乎?小昭不美乎?何以她们不骗张无忌?如果说,这表示金庸对女人的一种观点,更令人难以入信,金庸决非这样拘泥执著的人。在生活中,给女人骗骗,尤其是被“越是好看”的女人骗,那是何等乐事,固所愿也,无法请耳!看来看去,弄不殷素素临死前这样对无忌说,究意是为了什么。而且殷素素在说这几句话时,匕首已插进胸口了。

《倚天》中有一对欢喜冤家:王难姑和胡青牛。王难姑学用毒,胡青牛学医病,两人争强,王难姑甚至自己服了剧毒,要胡青牛去医。看到这里,掩书而叹:夫妻之道难焉哉!普天下之男子,请同情胡青牛先生。他应该怎么样呢?医好了妻子,妻子更加大怒;医不好妻子,没有了妻子。子曰:唯……

《倚天》中有一段动人的恋爱,男女双方是杨逍和纪晓芙。杨逍是明教的光明左使,正派心目中的大魔头。纪晓芙是峨嵋派的弟子。金庸并没有刻意写杨逍和纪晓芙相遇的过程,只是以联想写到,纪晓芙的武功不及杨逍,被杨逍在半强迫(?)的情形之下失身,给读者以极其丰富的想像余地:纪晓芙有失身时,究意有多少强迫成份?她和杨逍在一起时,得到了什么样的快乐,才使她将女儿命名为不悔?也使人想到:纪晓芙的未婚夫,本来是武当派的大侠,她为什么宁愿不后悔和一个魔教中的无行浪子在一起,也不去做殷大侠的夫人?这一段情节可引人深思的地方极多,也表示了男女之间的爱情,根本是不能以常理来揣度的,是一种根本虚无飘渺、无可捉摸、没有道理可讲的事。

金庸在这段笔墨不多的爱情情节上,其实极其深刻地指出了一点:爱情是纯属当事男女双方的事,任何其他人,不论以何种理由、何种立场去干涉,结果只会产生悲剧。绝灭师太立场何等严正,结果是纪晓芙死去。所以后来,苦头陀硬说绝灭师太是他老姘头,替纪晓芙出了一口怨气。

杨逍、纪晓芙之恋,和一开始的张翠山、殷素素之恋前后相辉映,和张无忌、赵敏之恋前后相呼应。金庸在《倚天》中,明白表示了一点!他人观点如何,无足轻重,当事人自己的恋情,才最重要。这样的爱情观,直到如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年轻男女接受的较多,种种旁观者、干涉者还会全然不能接受,继续在绝灭师太的角色。

《倚天》不但是金庸作品更趋向丰富想像力的一部力作,也是感情上更浪漫的一部力作。 倚天屠龙记》在金庸作品中,可排在第六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